猪价 新闻 技术 原创 视频 奎哥养猪 养猪大事件 走近养猪人 政策 会议 猪企 环保 招聘 专题 猪场建设 动力优选
动力头条

林瑞:植入智慧“大脑”, 2030年生猪将这么养

   经过多年追赶欧美PSY(母猪每年提供的断奶仔猪数),中国个别企业交出了喜人的成绩单。然而,养猪成本、猪场效益、猪肉品质优势依然不明显,中国猪肉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依然很弱,在业内看来,这与猪场建设、设施设备持续改造升级有着一定关系。

  如今,智能技术快速发展,环境约束压力日趋加大,猪肉等食品消费需求趋向多元化,今天建设的猪场,能够适应将来的养猪需求吗?引入的先进技术能否让猪只生活更加舒适?是否有纳入环境影响考核指标而非单一追求PSY?带着这些问题,《国际猪业》杂志记者专访了大荷兰人中国区猪事业部销售总监林瑞(Ron Lane),与他探讨了先进技术应用与未来养猪趋势。

  大荷兰人中国区猪事业部销售总监林瑞(Ron Lane)

  《国际猪业》:“智慧养猪”与“智能养猪”的最大区别在哪里? 除了硬件方面,大荷兰人是如何通过网络生态系统把所有的智能设备连接起来的?

  Ron Lane:“智慧养猪”与“智能养猪”两个说法非常接近,意义上有相似的地方。不过,我个人的理解是,“智慧养猪”指的是通过使用智能手机、计算机或生物计算机,借助更好的控制器、传感器等最新技术来经营农场。“智能养猪”是采集大数据,并对其进行分析,涉及的领域包括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智能养殖是对智慧养殖获得的数据加以利用,即对获取的信息进行分析、预测,比如分析农场的整体情况,判断是不是温度、营养等因素导致了相关问题的发生,等等。也就是说,智慧养猪迈出了第一步,而智能养猪是进一步对所得结果进行加工。

  对网络生态系统的研究正是大荷兰人的IT部门专注的领域之一。我们的产品控制器拥有大量的信息,我们要让这些信息实现价值,并加以利用。我们也有一些大型的中国客户希望涉足物联网来获取和利用更多的信息。我们还在和一些企业就人工智能等方面展开合作,预计会在未来的1~2年里推出一些更优质的项目。

  《国际猪业》:对于中国的养猪业而言,“智能养猪”这一目标多久可以实现?根据您走访中国和其他国家猪场的经验,您对中国的猪企有何评价?

  Ron Lane:中国在过去的20年中取得了重大发展。我2000年的时候第一次来到中国,那个时候中国以小规模、地方性庭院农场居多,猪场设备很少见,仅有简单的排风扇、简单的控制器和简单的管理。当时,中国80%~85%的生猪生产都来自小规模猪场。散户采用的庭院养殖形式可能只养10~20头母猪,商业化猪场很少。而现在中国的商业化猪场发展很迅猛,庭院养殖则在快速下滑。中国的猪场正在发生转变,开始融合一些欧洲和美国的先进理念。

  目前,中国的猪场更多的是采用美国的模式,因为与欧洲的模式相比,美国的养殖模式规模更大,而欧洲的多数猪场规模并不大。美国养殖模式的另外一个特点是, 25家大型养猪企业生产了全国约55%的生猪。而中国最大的生产商温氏去年产出1900万生猪,也不到国内产出的3%。我预计,未来的5年内,中国最大的25家养猪企业的生猪产量将会占全国生猪总量的15%左右,到2030年,这个数字将达到25%左右。猪场数量更少,猪场规模更大,母猪存栏量更大,这更像是美国的养猪模式。当然,同时被中国猪场采用的还有德国和丹麦等国的养猪模式,德国和丹麦的农业公司也在中国市场取得了发展。

  一切都在增长,这当中就包括了技术的发展。因为劳动力的成本在增加,因此,人们需要更多的技术来支撑,这也就促进了手机和更多的智慧技术的应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的技术目前都在发展之中,但还没有全面应用。目前,已经有了许多初步的应用,发展的速度也很快。或许在未来的5年内智能养猪会在中国取得更大的发展。

  中国的生猪行业还在发展之中,目前还没有世界上其他的一些地区成熟。但是,过去中国的PSY只有15~16头,现在有部分企业能达到30头左右了,这个成绩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中国企业的生猪生产正在变得越来越好,而且目前仍有可用的劳动力。但放眼未来,土地资源会是一个问题,农场员工也会更加难以寻找。因此,企业必须思考未来有什么替代的选择,机器人、物联网等会否成为节省劳动力的途径?更高效的生产又会带来哪些生产方式的变革?10年前,中国大概存栏5000万头母猪,而现在母猪的存栏约为3500万头,两者的产出却是一样的。母猪存栏的减少降低了饲料的消耗。

  《国际猪业》:在今年的畜博会上,大荷兰人推出了三款明星家畜设备——HydroMix电脑控制液态料饲喂系统、Callmatic电脑控制母猪饲喂系统、BD Swing母猪分娩栏系统。此三大产品各自最大的亮点在什么地方?是主要面向大型养猪企业吗?

  Ron Lane:以BD Swing母猪分娩栏系统为例,这种系统无论大、小规模的猪场都可以使用,因为这些猪场都需要为母猪提供一个产房。如果你有10头母猪,可以使用一套系统让母猪跨越分娩和断奶这两个周期。BD Swing系统就是为了让母猪生活得更舒适和保护仔猪而设计的。分娩栏具有长宽可调功能,为不同胎龄的哺乳母猪提供舒适的活动空间。栏架带有仔猪防压杆,,辅助母猪缓慢躺卧,大大减少了仔猪压死率。另外,我们采用了动物友好的地板系统,在母猪位置采用圆润的铸铁地板,保持母猪凉爽和乳头健康。仔猪塑料地板柔软有弹性,表面的防滑结构材质提供良好的抓地力,确保了仔猪的肢蹄健康。从实践数据对比,BD Swing母猪分娩栏系统可以让养殖户每窝多产约0.5头断奶仔猪。

  Callmaticpro电脑控制母猪饲喂系统主要是基于欧洲对减少妊娠母猪限位栏的需求而设计的。我们将母猪从单独的限位栏中解放出来进行群养,而在群养系统中我们又希望能够对母猪进行单独饲喂,以防其摄食不均。通常母猪的胃口很好,如果10头母猪共用1个料槽,体型大的母猪就会抢占料槽,而瘦小的母猪则会被挤出来,吃不到饲料。母猪太胖的话会导致其妊娠条件恶化,因为过胖的母猪容易疲劳。而瘦小的母猪也有产仔的麻烦,因为营养不足,其所产的仔猪体型偏小,产奶情况也不佳。

  Callmaticpro系统一个饲喂站可以管理大约60头母猪。当母猪进入饲喂系统时,系统可以根据猪只的RFID电子耳标提供的信息投放母猪每天所需的饲料,量的大小和批次均可以设定。经过系统的识别,已经进入饲喂站完成猪料摄入的母猪会被拒绝喂料,而如果系统发现一天内没有前去摄食的母猪,电脑会提醒留意这头母猪是否患病或者异常。因此,这也是一种鉴别猪只健康状况的方法,满足了动物福利的要求。

  我们另外的一个产品是HydroMix电脑控制液态料饲喂系统。这种系统5年前在中国还不多见,但现在人们对给猪只饲喂液态料也产生了兴趣。液态料饲喂在欧洲比较常见,这种系统的设计基础是利用廉价的饲料原料,例如食品加工副产品、奶、乳清等。液态原料储存在一个封闭的容器中,容器的卫生状况要妥善控制。 根据营养配方混合的液态饲料经由管道泵送到相应的猪舍和阀门,投放在食槽内。可以根据猪群的食欲和生长自动调节饲喂量,最大化猪群的生产潜力。每次喂料结束,电脑会自动冲洗混合罐和管道,维持良好的卫生水平。这种电脑控制液态料饲喂系统仅需要1-2个人就可以管理全场饲喂和数据报表。对管理员的责任心和素质要求较高。

  《国际猪业》: 能否结合大荷兰人相关的培训和售后服务分享一下智慧养猪设备对操作人员的技能有哪些要求,如操作人员的电脑、英语水平会否影响其使用?

  Ron Lane:由于Callmaticpro电脑控制母猪饲喂系统和HydroMix电脑控制液态料饲喂系统是电脑控制,因此对员工的要求不高。我们只需要数名对电脑技术有充分理解的操作人员,他们要了解饲料生产线上的情况。

  就计算机知识和英语技能而言,首先,我们是一家跨国企业,中国也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我们的使用说明书和设备都有中文版本,我们所有的控制器产品都有中文版本。英语在和来自英语国家的人沟通时会显得非常重要,不过,我们的服务工程师都是本地的,可以直接通过中文沟通。

  大荷兰人公司内部会开展许多的售后培训服务,养殖场的员工可以来参加培训,学习如何操作系统的每一个环节;我们的服务团队也会到养殖场协助开展培训,以便客户充分了解系统如何工作,包括如何配制液态料以及如何训练猪只使用我们的系统。

  对养殖户和养殖企业的培训是极为重要的。我们认为,有必要为客户提供产品销售后首年的售后服务,并提供良好的保证,如按季度或者按照需求把客户员工带到仓库区,给他们演示如何操作不同的控制器和设备。另外,我们还会让我们的售后服务团队走访客户的农场,现场排查问题,并对客户的新老员工进行相关培训。所有的养殖企业都会面临员工变动问题,我们希望能够保证其新的员工也能尽快操作我们的设备。

  《国际猪业》: 大荷兰人“2030年生猪生产”概念的核心理念是什么?此概念的应用推广在欧盟国家、美国和加拿大、中国有哪些区别?

  Ron Lane:大荷兰人的“2030年生猪生产”概念探讨的是未来的一种愿景。动物福利在欧洲是一个更加热门的话题,而目前在美国和中国,人们也开始讨论动物福利。消费者想知道农场动物是不是通过友好、健康和安全的方式养殖的。在英国,所有的母猪都必须在室外饲养一段时间,没有妊娠限位栏,母猪可以自由走动。“2030年生猪生产”就是一个现代的饲养系统,系统设置于畜棚内,猪只可以在这里玩耍、休息和走动。棚舍里面有产仔区、饲喂站和妊娠期专区等一体化的设置。

  “2030年生猪生产”概念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重大机遇,因为我们关注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范围内的动物福利进展。我们的Callmatic群养饲喂系统就是旨在改善大型农场动物福利的第一步。

  这一概念的应用会根据全球不同地区的特点有所不同,比如北美洲土地资源充裕,养殖动物的空间充足。而在中国,畜禽养殖所需的土地资源对人类种植作物的用地形成了很大的竞争。因此,有的养殖企业开始寻求通过高楼养猪的模式来应对土地资源不足的挑战,我们有一些客户也在试验高楼养猪。现在你可以经常看到在山头或山腰这些条件比较困难的地方建有养殖场。许多时候,养殖户的农场占地面积很小,我们需要仔细设计,让养殖户最大程度地利用他们的农场。 

  
[责任编辑: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