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泻:后备母猪驯化和生物安全评价很重要

     01.PED的管理:5年案例分析

       瑞贝卡·罗宾斯 美国海岸食品公司

  (通讯员 陈家锃博士)2018年10月21日瑞贝卡·罗宾斯博士介绍了她们在美国猪场中控制流行性腹泻的方法及案例。

  笔者认为可以借鉴其后备母猪的驯化程序,但由于国情不同,在我国应用的过程中也需要能有甄别地去应用,如果没有金刚钻,千万别轻易去尝试。

  罗宾斯博士首先介绍了他们所管理的猪场的疫情情况,该猪场半径为10公里,在这个区域内共有22000头母猪,1个公猪站,8个保育舍和10个育肥舍。该病首先发生在其中60号猪舍内,六天后该区域所有猪群均发病。

  他们对病毒原来为阴性的母猪场突然爆发PED后的管理措施是:

  10天断奶或对现有的仔猪实施安乐死(降低扩繁病毒的来源);

  进群-封群-均化:尽快将所有母猪返饲粪浆或组织(从而使全群母猪均感染病毒,状态出现同步,而不是反复交叉感染);

  仔猪出生后21天内安乐死(降低感染源);

  对农场进行彻底的清洁和消毒(避免妊娠母猪和新生仔猪的感染)。

  他们对该次PED发病的原因进行了分析,他们推测可能与运输车辆、饲料和拉猪车被感染有关,在这个案例中也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现象:

  他们在距离发病猪场16公里的空气中检测出了PEDV病毒,但在该区域发病场距离18英里的位置,连续十个月并没有发生PEDV(提示PEDV的空气传播距离可能在16公里以外,但超过16公里的猪场仍然是安全的);

  PEDV在肠细胞中快速复制,在猪场内传播迅速,传播速度与密度相关;

  淘汰母猪和加工厂可能是病毒的储存库;

  通过基因序列监测发现,在再次发生腹泻的猪场,其毒株没有发生变异,所以再次发生疾病的原因不是毒株变异。(意思是防控效果不好,不要找毒株变异的问题,结合作者全文的意思,发生腹泻后虽然能通过紧急处理控制,但还会发生该病,所以需要做后备母猪驯化)

  由于该猪场发生了腹泻,为避免阴性后备母猪的引进,再次感染后大面积散毒,并出现反复交叉感染,需要对后备母猪进行PEDV的驯化。这是在控制或根除疾病之前,保持群体免疫力似乎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后备母猪驯化可确保后备母猪接触PEDV的一致性,确保动物在引种进母猪舍时有时间培养免疫力,并在此之前停止排毒。

  1. 返饲病料制作流程关键点:

  确保返饲材料具有感染性(死毒返饲效果差,没有病毒物质更不能起到效果,所以返饲材料一定要证明其中含有PEDV病毒);

  保持恒定剂量的PEDV(保证对不同母猪返饲量的均一性);

  不含其他病原体(不引起其他问题如大面积传播蓝耳、伪狂犬等,当然美国没有伪狂犬和猪瘟,我们需格外注意);

  在禁食初乳仔猪上开发了一种扩增方案(即通过未喝初乳的1日龄仔猪进行病毒扩繁);

  乳猪攻毒后收集17-20h后的肠道(过晚收集病毒载量很低,并且还可能有毒素和其他病原扩繁);

  均质化和过滤肠道,离心收集上清液;

  通过检测以确保效力和不存在非目标微生物(即标定每毫升中病毒载量确定每头后备母猪的返饲剂量,并通过检测确保不含外源病毒)。

  2. 后备母猪返饲的关键点

  在距离邻近系统的农场至少10英里的地方感染后备母猪(避免返饲过程感染本场母猪);

  在10-12周龄时首次返饲,通过在鼻/口喷1次,5天后收集腹泻样品以确保足够的返饲时间(笔者理解为通过检测确定返饲后的排毒量,计算需要隔离的时间);

  返饲的后备猪在返饲地点停留6-8周。

  3. 后备母猪排毒检测的关键点

  将后备母猪转移至另一个地方隔离6-10周(由于第一个返饲场环境中有可能还存在病毒,后备母猪有被再感染的可能,所以需转移至另一个地点),决定后备母猪是否转移至另一个地点,需保证:

  在装运前2周通过采集口腔液检测PEDV;

  每周动物从猪舍/房间运送时重复检测;

  如果在运输过程中随时检测到腹泻,则取消转猪。

  4. 后备母猪驯化总结

  当再感染的风险很高时,后备母猪暴露是保持母猪群稳定性的关键因素(阴性动物扩繁病毒,对稳定的猪群是一种巨大的威胁,可能会打破抵抗力与病原载量的平衡);

  后备母猪不能在母猪场暴露(因为PEDV传播能力太强);

  只有未排毒的后备母猪才能进入母猪场(需要检测)。

  在母猪场管理PEDV的再感染,以前返饲过的妊娠母猪重新暴露于PED病毒时有哪些效果,他们的数据表明:

  内部研究显示,先前驯化的妊娠后备母猪每剂量重新接种6x108至4.5x1011病毒拷贝数7天内粪便和厌食症正常,在17~21天之间,100%的动物停止粪便排毒

  在第14天(CT31)和第17天(CT34)分别只有1只猪呈阳性,再次暴露后5周内猪群口腔液CT>35。

  (编者注:荧光定量检测CT值越高,代表病毒载量越低,文中的数据,其病原载量是非常低的)

  5. 当PEDV再次爆发时猪场该怎样操作

  (1)提前将10-12日龄的仔猪提前断奶将妊娠107到114天母猪放入产房;

  (2)将产房和农场的其他区域隔离;

  (3)返饲育种和妊娠中存在的所有剩余母猪;

  (4)不要返饲产房母猪。

  返饲后17天开始分娩失败的部分清群

  由于一部分产房完全被清空,清洗和消毒,该部分被认为是干净的;该部分现在可对农场的其他部分开放,但与其他未经过完整清洁和消毒步骤的产房隔离;一旦产房的所有部分都被消毒,农场恢复正常生产(6周)。

  PEDV返饲后,在已知的排毒时间,断奶前死亡率(PWM)没有增加,表现在分娩前7天暴露的免疫母猪分娩的仔猪断奶是无临床症状,阴性的免疫系统完全从返饲中克服了病毒的影响。

  不同于PRRSV,疫情再度爆发并非由于新病毒引入,相反是感染压力超过了免疫力水平。即使在后备母猪驯化场今年爆发疫情的母猪场自2013-2014年度以来PEDV的基因型基本是一致的(表明并不是新毒株引进导致的发病,还是本场的老毒株发病)。

  目前通过这种方式,发病农场数量比2016-2017年度少了50%,这些爆发与粪便的泵送有关。维持PEDV免疫的母猪群可使仔猪的损失减少至少3.5周,即使发病了恢复时间也从5周下降低到0.5-1.5周。

  总结:

  根据我的经验,PEDV感染(和再感染)的风险主要受农场所在地区的影响。

  我们通过后备母猪驯化维持群体免疫来进行农场的PEDV的风险管理。

  我们将猪流和基础设施分开,以尽量减少母猪场和保育舍的再次感染。

  对于返饲,笔者也从2014年接触了多个案例,结论是如果没有成熟的技术,千万别在大群中轻易尝试,否则贻害无穷。

  演讲者总结的非常好,生产人员需要有这样的流程执行落地,同时也需要结合检测指标,让这些流程更有保障的执行。但中美国情不同,笔者认为有几点需要补充:

  1. 并不是所有猪场都需要后备母猪返饲,必需确定存在毒株,并且采集到病料时才能启动返饲工作;可以通过血清IgA抗体检测,确定猪场是否有腹泻感染的风险。如果发现离算度高,个别数值很高,就表明猪场有这种风险,需高度关小群的腹泻问题,并及时分窝采集肠道送检,确诊是否有PEDV,并分别检测取得纯净的病料,用于扩毒。

  2. 用发病仔猪的肠道返饲后备母猪,非常不安全。建议可用确定的纯净病料,返饲未喝初乳的仔猪,扩繁病毒。作者讲到六头仔猪可用于制备10个场4000头后备母猪的返饲材料,所以这个工作不难完成。

  3. 如不能自繁自养,引进的后备母猪需严格隔离。最好能在起运前应通过唾液和肛门试子检测确定不含有PEDV野毒。

  4. 在我国养殖背景下,后备只返饲可能是不够的,灭活疫苗的使用,对巩固效果有帮助。

  5. 监测体系需建立,兽医应该有完善的监测流程,生物安全比后备母猪返饲更为重要;

  6. 如果没有检测这个工具,凭感觉去返饲后备母猪,风险性可能比自然感染更为严重。

  应用TADD(生物干燥)

  02.提高运输效率和生物安全

  瑞贝卡·罗宾斯 美国海岸食品公司

  (李波 通讯员) 瑞贝卡·罗宾斯就应用TADD(生物干燥)提高运输效率和生物安全这一话题展开探讨。

  车辆运输是生猪产业生物安全构建环节中非常重要的内容,RebeccaRobbins博士对美国车辆运输方面的生物安全、运输效率提升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

  Rebecca Robbins博士提到,在TADD(生物干燥)出现以前,美国对车辆运输生物安全的保障依赖于:卡车清洗、隔离、停工时间、检查。

  实际上,会存在污染的不确定性、成本的增加等限制因素。通过增加隔离和停工时间可降低感染风险,但由于空闲的设施和资产、增加开车里程、增加劳动力等原因会显着增加运输成本,其中卡车清洗的洗车成本持续增加,每次洗车需要75美元到300美元以上。

  用TADD生物干燥,其中建筑成本250000美元,每次烘干运营15.00美元,貌似增加了成本,但它有以下优势,实际上是降低了成本。

  在160℉烘烤15分钟后,挂车不需要任何停工时间、可以在不被清洗的情况下进行多次运动;

  减少拖车购买量(每辆挂车60000美元)、减少开车里程、减少洗车次数和用水量、减少木屑、减少碳足迹、减少人员投入;易于控制和检查烘焙过程、数据记录器用于确保在适当的时间内满足所需的温度等。

  无TADD生物干燥时,在已知车辆被污染时会增加感染的机会,当洗车站的洗车能力受限时,增加基建非常昂贵,而增加TADD更容易并可以通过增加更多干燥机来保障生物安全。

  Rebecca Robbins博士开展了3个项目研究试验:

  运输生猪的挂车的改装清洗和重复烘烤的论证(时间研究);

  热辅助干燥装置(TADD)灭活PEDV;

  减少热辅助干燥(TADD)时间对灭活PEDV影响。

  项目1 通过选择了2辆挂车,使用了4天改进的洗车方案,每天使用高容量水管清洗挂车,然后烘烤。重复了4天,在第5天,用高压水枪清洗挂车和烘烤。与高压洗涤相比,通过高容量冲刷节省的总工时为62.5分钟;经过4天冲刷后,平均高压洗涤时间为118分钟;五天的洗涤循环中,冲刷后再洗涤的总工时为44分钟。

  项目2 通过将1汤匙粪便散布在拖运生猪挂车内的菱形地板上放置,在烘烤完成后30分钟用盐水冲洗地板,收集冲洗液对6只未吃初乳的仔猪进行口服攻毒,攻毒42-44小时后被安乐死,检测PEDV,试验进行了2次。结果表明:烘烤后粪便样品的CT值较低,但粪便是无感染性的。

  项目3 开展了烘培时间的优化试验,对比了15分钟与12分钟对PEDV的杀灭作用差异,挂车烘培器设置为的温度都是1600F。

  结果表明:在1600F烘培挂拖车地板(用高浓度感染PED的粪便覆盖)15分钟可以完全灭活PEDV。

  基于以上3个项目的研究结果,得出以下4个结论:

  高容量洗涤程序将整体洗涤时间减少一半(44分钟VS 90分钟),洗车容量可增加到每天30辆挂车;

  在高容量洗涤后,以1600F下烘烤拖车15分钟将灭活挂车中留下的病毒,如果拖车要被烘烤,则不需要进行消毒;

  使用高容量洗涤程序,每个洗车房将需要配备两个生物干燥房间;

  与卡车清洗相比,生物干燥更容易建造,成本更划算,通过降低的劳动力成本抵消了烘培器的运营成本。

  最后,该研究项目没有评估无洗涤的烘培,因为安全问题没有烘烤挂车的牵引车,RebeccaRobbins建议,在每次换班时,牵引车都要擦干净并消毒,靴子和振动罐(赶猪用)在洗挂车的同时也要被清洗和烘培,用于需要从农场之间移动的ERM、维修和农场设备都可以使用热辅助干燥(TADD)进行消毒。

  Rebecca Robbins博士的研究报告告诉我们,使用热辅助干燥(TADD)对运输车辆进行消毒的方式,与普通消毒模式相比,不仅可以降低成本,而且可以提升车辆消毒的效果,通过使用TADD模式,以1600F下烘烤拖车15分钟,可以降低车辆、人员等方面的投入,成本更低;清洗消毒的过程管理更容易;车辆消毒的效果更可靠。

  这些研究结果对我国在构建车辆清洗消毒等生物安全体系方面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03.生物安全计划与审计方案的制定与落实

  克莱顿·约翰逊 美国迦太基兽医服务有限公司

  (李波 通讯员) 2018年10月20日下午,来自美国迦太基兽医服务有限公司的克莱顿·约翰逊给我们分享了生物安全计划与审计方案的制订与落实。

  生物安全在养猪业尤为重要,尤其在当前非洲猪瘟疫情压力很大,又没有有效疫苗的形势下,生物安全计划与审计是养猪场面对非洲猪瘟的唯一可做的有效措施。克莱顿·约翰逊先生从以下进行了分享:

  生物安全计划的制订:要求必须写下来,可视;进行流程培训,让所有参与的人都能明白执行流程;操作流程简单易行,必要时应该有图文说明和短片说明;

  生物安全计划的执行,首先要对计划有操作评估,特殊事情的执行为了避免一些错误应该在执行前与上级有汇报和方案修正过程;

  必须有严格的检查过程,否则执行方案容易落空,并且检查人必须是详细了解计划和流程的人,在检查过程中认真的看每一个可以看到操作的流程,看不到的需要通过一些开放性问题来了解流程的执行情况,查执行流程是否因为缺乏培训、缺乏动员及其他原因导致落空;

  行动:在行动中纠偏原来的计划,检查规则与“计划”是否相同。

  接着克莱顿·约翰逊用非洲猪瘟的生物安全计划为例来带我们制订一次生物安全计划。

  如何防止引入病原:

  进行分类管理,掌握关键控制点,排除感染动物、隔离新引入动物、清洁消毒所有供应物。

  员工入口,人员进入猪场之前要有洗澡,并且不能严格清洁消毒的个人物品严禁带入猪场内部;

  供应入口,供应物质的运输工具等需要进行如烧碱消毒,蔬菜也应该有消毒过程,避免外界猪粪类肥料污染;

  动物入口,动物进场之前应该有健康检测评估报告,确保引进动物为健康动物,并且要有严格的隔离区,在隔离区饲养满安全期后才能真正入场;

  断奶仔猪/淘汰猪的运出,要有外界和猪场清洁区的界线,所有外来人员不得进入清洁区,同样所有生产人员不得跨出清洁区,避免交叉流量;

  病死猪出口,同样需要有严格的界线,严禁交叉流量;

  访客出口,不接待来自疫区或受疫情影响的访客;

  饲料入口,对于使用的饲料必须有实地的审查,确保饲料原料无猪源性的产品;主动诱捕啮齿类动物,猪场建立防鸟网等设施;

  空气过滤,由于非洲猪瘟属于DNA病毒,不能通过空气传播,所以这点在防控非洲猪瘟案例中不需要详细讲解。

  克莱顿·约翰逊先生强调需要根据防止引入病原的关键点建立审查清单,并依照审查清单逐项进行检查,检查现场情况及完成效果:

  员工入口:入口处是否有足够的空间用来存放外界传戴的物品,淋浴间是否位于清洁消毒区和外界中间,使用的毛巾是否在清洁消毒区,个人物品是否存放在清洁消毒区?是否有猪肉进入农场;

  供应入口:是否有专用的供应入口,允许从污侧装载,和清洁消毒侧卸载吗?供应入口区域和大小是否可放置农场堆放物?消毒剂是否可覆盖所有物品消毒,消毒剂使用设备是否可正常工作,是否处于充满消毒剂状态?

  动物入口:进入农场的动物是否有专门的检疫区?隔离区是否有专人负责或者工作结束后是否返回农场情况?在动物从检疫区转入前是否有严格的诊断审查?

  断奶仔猪、淘汰猪运出:是否有专门的装载通道用于从农场运出动物?装载通道是否有严格定义的外界的界线?接收司机是否能阻止动物从卡车返回农场?装载通道在每次使用后是否都有清洗消毒?

  病死猪运出:是否有专门的清除区域用于农场运出动物?清除区域是否有抬高以便运出?通道每次使用后是否有清洗消毒?死猪是否存放在固定区域防止它们被掠食者或野猪接触?

  访客入口:是否有来自疫区的访客进入?访客在进入前是否获得批准?访客是否允许携带个人物品进入?

  啮齿类动物及鸟类防控:是否有灭鼠工作和防鸟网?是否有诱饵方案?是否轮换诱饵有完整的诱饵站?是否有老鼠活动的证据及农场周边杂草控制?野猪是否能够接近农场?

  饲料入口:卡车是否有消毒?是否运送到农场指定位置?是否存在饲料泄露?饲料是否有成分检查等审查工作?

  审查信息管理:审查信息是很重要的一步,将审查结果通知相关领导及责任人,对审查结果采取行动。

  通过对克莱顿·约翰逊报告的学习,笔者认为生物安全计划和审查在目前我们形势下需要高度重视以下几个误区:

  非洲猪瘟在一定程度上是可防控的,不能因为没有有效疫苗就坐以待毙,必须从严制订生物安全计划;

  制订生物安全计划后不是生物安全的工作的终点,而只是起点,必须接着有定期的审查工作,及时纠偏和检查漏洞;

  生物安全计划必须有详尽的可视的说明,并反复的培训过程,让农场所有人员都明白生物安全的重要性和执行流程;

  生物安全计划是一项系统的工程,不能由某个人随意性的单个制订,需要明确责任人、明确执行时间或完成时间。

[责任编辑:猪小妹 ]
标签

腹泻,PEDV,生物安全

想找工作或者招人的养猪朋友请添加以下猪小聘助手的微信号:

猪小聘:472451128

徐记者:LY15573164112

张记者:zhping18974858373

甘记者:zhupinhui2015

联系我们


广告合作:0731-83281859
客服电话:0731-83280701
媒体/会议合作QQ:2825794271
✉powerpigs2008@126.com

猪场动力网成立于2008年,定位“最具视听”的猪业媒体,以为广大养殖户提供准确快捷的市场信息、专业实用的养猪技术、贴近一线的人文关怀等为导向,目前已经形成《走近养猪人》《奎哥养猪》《养猪大事件》《动力人物》等为代表的原创视频矩阵,并且形成各自的品牌影响力。

  • 版权声明
  • 关于隐私
  • 免责声明

湘ICP备14007831号-5    © 猪场动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