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价 新闻 技术 原创 视频 奎哥养猪 养猪大事件 走近养猪人 政策 会议 猪企 环保 招聘 专题 猪场建设 动力严选
哺乳仔猪

猪场利润再优化,重新探讨仔猪的断奶日龄

  原题名:Re-visiting the weaning age debate-optimise for piglets or sows?[size=15.555556297302246px]作者:Mike A. Varley博士

  对养猪生产企业来说,最重要的 管理决策之一是平均断奶日龄或母猪的平均哺乳期。这不仅会决定猪舍的需求,而且还会对断奶仔猪的饲料投入和健康状况,甚至断奶到屠宰时的生长速度产生影响。

  世界各地的许多养猪企业把21日龄断奶作为最佳经营目标,这通常基于3 w的断奶系统能够使母猪的生产力最大化。这也基于多年前且在多数在欧洲进行研究的结果。

  本文的目的是重新探讨这一问题,并探索在当前的经济条件下最优的管理决策。

  1 不同的断奶日龄

  一旦在设定的目标日龄做出断奶决定,那么这会自动地决定猪场的猪舍需求。较晚断奶的猪群理所当然地比超早期断奶的猪群需要更多的产床,因为在断奶之前前者在产床中会花费更多的时间。

  这也会改变干奶母猪安置所需的地方,这是一种成本较低的地方,并且或许还有断奶仔猪和生长/肥育猪饲养的地方。

  如,一个1000头母猪的猪场采用20日龄断奶,产仔指数为2.3(窝/母猪/年),将需要大约189个产床(1000×2.3×30/365)。

  一个1000头母猪的猪场采取30日龄断奶,产仔指数为2.1,同样地将需要224个产床。由于较晚断奶的猪场处于较低的窝生产性能,因此猪舍成本更昂贵。

  因此,在农场规划阶段,这对最后的决定有重大的影响,而且当断奶日龄发生改变时也将影响正在进行的决策。

  断奶日龄的改变还意味着对母猪饲喂方案的影响。断奶日龄推迟往往会使更多的母猪出现严重的能量负平衡,因此,它们在一个较长的哺乳期内,需要较高的采食量。当然,哺乳期日粮还比较昂贵,因此需要考虑整体的饲料成本。

  较低的断奶日龄会较少地消耗母猪背膘的储存,并且可以降低每头母猪每个生产周期的饲料消耗。在仔猪饲料投入方面,也有重要的问题需要考虑。如采取18~22日龄断奶的猪群可能需要高成本、高质量的保育舍,因加用于热和通风的能量投入较大,这需要极高水平的管理和饲养环境。

  另一个极端是,采用5~6周龄左右断奶的猪场将仅仅需要极为基础的半集约型大群饲养生产系统,并且这可能包括廉价的稻草运动场和自然通风的猪舍。

  一些国家采用这种方式,如瑞典、瑞士和丹麦,这种极晚的断奶系统非常普遍。仔猪的饲料投入也将极信赖于断奶日龄。

  18-21日龄断奶的仔猪需要极高质量的营养方案,如要求添加高水平的奶粉、熟的谷类和特定的饲料原料,以维持肠道健康。在30日龄稍大年龄断奶的断奶仔猪可以直接饲喂养分密度较低的开食料。

  断奶仔猪的肠道健康管理经常难以捉摸,这对断奶日龄较大且免疫和酶系统发育较好能够应对多变环境的断奶仔猪或许比较容易些。

  世界的一些地区,法律和来自消费者的压力也会影响断奶日龄。

  在欧盟,最小的法定断奶日龄为28 d,不过也存在漏洞,在兽医的指导下允许较早断奶。

  瑞典和瑞士规定最小断奶日龄为35 d。这些地区的消费者认为,当断奶较晚时,仔猪会在较高的福利环境中生长,不过还没有这方面的科学依据。 在北美洲和南美洲的企业,断奶日龄的现状是大约3 w,不过北美洲仍有一些养猪生产企业进行更早日龄的断奶。近年来,美国在仔猪断奶日龄上已大幅上调,因为他们意识到养猪的经济收益与这相关。亚洲养猪生产企业仍然在21-25 d给仔猪断奶,不过一些企业已小幅度推迟。

  2 母猪的生产力

  早在20世纪70年代,养猪生产者将仔猪断奶提前至3周龄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为了获得较高的母猪生产力。其所包括的简单数学原理表明,一个采用30日龄断奶的1000头母猪规模的猪场,产仔指数大约为2.1,如果假设每窝产11头活仔猪,那么该猪场每年生产23100头仔猪。

  如果猪场将断奶日龄提前至20d,那么产仔指数将提高至2.3,猪场每年将生产25 300头仔猪,而成本可能是相同的。对早期断奶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动力。

  在所有这一切中,我们确实需要确定的是母猪繁殖能力如何受到不断变化的断奶日龄(或哺乳期)的影响。20世纪70年代,这是许多研究和调查的主题,并且它们之间的关联性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阐述,但仍值得去重审这一研究。

  3 断奶到发情的间隔

  断奶到动情期的间隔通常预期为4-6d,但实际变化极大。在这一点上,较晚断奶的猪场差异较小,且较高比例的母猪在断奶后在第4-5天出现第1次发情。

  当将断奶日龄提早至21 d时则会出现较大的变动,大部分母猪在断奶后第7天出现第1次发情;而采取极早期断奶时,第1次发情时间会再次出现更大的变动性。

  如果我们对这方面的研究进行归纳一下,断奶日龄与第1次发情时间之间的关系可以描述为IWO=EXP(2.16-0.0079×WA),式中:WA表示断奶日龄(d),IWO表示断奶到发情的间隔。

  4 受胎率

  首次配种即能怀孕的能力也是母猪管理的一个重要指标。证据也表明断奶日龄对这方面的影响。能够对每头母猪每年最终的仔猪产量有重要影响的较早断奶,明显还存在繁殖成本的原因。

  这可以通过以下公式计算:

  CR %=62.7+8.87×LN(WA)。

  式中:CR %:首次配种的情期受胎率。

  WA:断奶日龄(d)。

  5 窝产仔数

  对任何一家猪育种公司来说,窝产活仔猪数是其效益的最大决定因素之一,并且这也受断奶日龄的深远影响。来自20世纪70年代的所有研究表明,在21-25d到35 d及更大年龄的范围内,断奶日龄对窝产仔数几乎没有影响;断奶日龄低于21-25d,窝产仔数急剧下降,并且这种影响的程度相当大。因此,根据笔者的经验,早期采用14-18d断奶的北美企业由于这种效应可能注定会失败。他们建立了高成本的生产系统,但生产性能证明并不值得。因此,至于特定断奶日龄的产出,最终受到许多平衡因子的影响,养猪生产者真正需要了解的是他每头母猪每年能产多少仔猪。我们通常称这为母猪的年生产力(Annual Sow Productivity,ASP)。

  如果仔猪断奶晚于3w,我们将看到ASP会逐步减少;而如果仔猪断奶较早,我们不会看到ASP会进一步的提高,但实际上ASP会再次下降。

  这是因为,在较晚进行断奶时,主因是产仔指数,因此ASP会下降。对超早期断奶的猪场来说,窝产仔数效应是主要的因素,因此ASP会再次下降。正是这种极为密切的关系诱使世界各地的许多企业采用基于3 w断奶的管理系统,假定如果企业使ASP最大化了,那么他们的总效益也将最大化。然而,这种论证很可能有严重的缺陷!每一个此类生产系统(超早期、早期或较晚的断奶)与不同的成本和收入有关,这一点需要加以考虑。

  6 金融生产力

  在每头母猪的毛利或每头母猪的净利润或猪场的总净利润方面,金融生产力是猪场成功的决定因素。希望本文能够表明,最终帮助我们优化哺乳期/断奶日龄所涉及的关联性是复杂的,并且通常是非线性的。

  因此,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研究人员构建了一模拟模型,模型中包括所有涉及到的这些因素,以利用不同断奶日龄和利用不同财务状况计算可能的财务结果。利用这一模型,变得越发清晰的是母猪的最大生产力不等同于最大的金融生产力,并且事实上,在成本和价格变化的合理时间范围,最佳的断奶日龄实际上变化较大。这一分析的证据表明,根据2007年英国的情况——非常高的谷物和其它饲料价格以及较低的猪价,在3周龄断奶远非最理想,而最佳的断奶日龄可能在30-35d。

  非常有趣的是,在断奶日龄方面,无论生产者怎么计算,在2007年他们可能无法取得盈利。然而,由于额外的成本,断奶越早,情况变得越糟,且没有较高的收入来补偿。从这一试验得出的教训是我们决不应该将断奶日龄看作是一个固定的参数。很明显在短期的猪场生产计划中它不能改变,但在中期和长期的生产计划中,它可以设法改变。

  主要的驱动力是猪价和普通饲料成本之间的比例。

  早在20世纪70年代,欧洲的状况是按实际价值计算饲料成本非常低,并且生猪价格良好。事实可能是最大的生产力曲线与金融生产力曲线精确一致,因此,3周龄断奶可能是正确的。在当今的经济环境下,我们已到断奶日龄需要提高以使盈利最大化(或损失最小化)的状况。从这一分析中我们还学到,世界各地的每一个行业,以及每一个不同的养猪生产企业都有一个不同的成本/价格结构。

  7 小结

  从这一分析可以看出,在这些不同的行业中,财政支出水平存在很大的不同。2007年,巴西的养猪行业具有相当低的饲料和其它成本,根据这一情况至少是盈利的,然而美国和英国的养猪企业面临较高的生产成本,甚至无法实现盈亏平衡。

  同样明显的是,对所有3个相当独立的养猪行业来说,在这种经济环境下大家可能支持采用较晚的断奶系统。在另一种环境下,结论可能不同于此。该分析也非常肯定地表明,母猪的最大生产力与最大的财政利润并不一致,而且如果大型猪场想要实现利润最大化,需要非常精确地计算。(本文译自《International Pig Topics》)

  
[责任编辑:衣锦]